關於部落格
法蘭克與妮妮的生活樂趣天地
  • 9177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不像小夜曲的小夜曲

漫步市中心的徒步區,放眼望去,盡是一些可愛的小店,突然間漂起綿綿細雪,讓衣著單薄的我不禁打了個寒顫,此時最需要的是置身溫暖室內,於是進入小巷中的咖啡館,這是年輕的布拉姆斯(Johannes Brahms,1833-1897)常去的咖啡館,咖啡不怎麼樣,起司蛋糕則大到讓人吃不下,然而在啜飲咖啡之際,幸福感仍油然而生,但總覺得少了什麼,唉呀!原來這個安靜的咖啡館沒有音樂,沒關係,追隨過去的常客布拉姆斯,我心中自然浮現他於此處構思之管絃樂小夜曲。

布拉姆斯於24-26歲時待在德特摩,他在這裡擔任公主的鋼琴老師兼宮廷合唱團指揮,我想像著不愛交際應酬的布拉姆斯,常常早起埋首寫了一個早上的曲,下午則一個人沿著小徑散步到咖啡館坐坐,然後醞釀他的下一首樂曲;布拉姆斯的德特摩時期有許多機會指揮一個四十五人的宮廷小樂團,這樣的經驗使他體會過去不甚瞭解的管弦樂法,也開啟了他創作管弦樂作品的大門,布拉姆斯最初的兩首管弦樂小夜曲(Serenade,op.11、op.16)即創作於德特摩。

 
我們今日所聽到的D大調第一號小夜曲是六個樂章的大型管絃樂曲,但此曲原本卻是室內樂八重奏作品,編制包括二把小提琴、中提琴、大提琴、長笛、雙簧管、單簧管、低音管,而且最早的版本只有三個樂章,稍後才又加上三個樂章,至於改寫為管絃樂曲,則是在他離開德特摩赴漢堡任職時之事。

第一號小夜曲的第一樂章就有一種龐大感,乍聽之下會覺得:「啊!這怎麼會是小夜曲呢,簡直就像交響曲了。」若仔細聽下去,就會發現整首曲子雖然包覆著大型管絃樂編制的糖衣,骨子裡卻是不折不扣的小夜曲,不但毫無布拉姆斯納典型的沉重感,反倒有幾分輕快活潑的海頓(Joseph Haydn,1732-1809)風味,第三樂章那不太慢的慢板充滿田園悠閒情趣,是我最愛的一段;第四樂章納可愛的小步舞曲,乃全曲最有小夜曲感覺的一段;第六樂章很有意思,與挪威作曲家葛利格(Edvard Grieg,1843-1907)所作之《霍爾堡組曲》(From Hlberg’s Time,op.40)有點異曲同工之妙。

完成第一號小夜曲後沒多久,布拉姆斯又寫作A大調第二號小夜曲,這部五個樂章的作品同樣具有田園風味,卻比第一號更溫柔婉約,作曲者為了表現一股內斂的歡喜之情,刻意將管絃樂編制簡化,最特別的是完全不用小提琴,因此我們不會聽到亢奮的弦樂,雖然也犧牲了部分的華麗與輕快感,然而內在的均衡與深刻,卻較第一號更為耐聽,當然,年輕的我會比較喜愛第一號,現在則更能體會第二號的寧靜致遠。

編制怪異的第二號小夜曲並不常被演出,但我卻很幸運的曾經享受過此曲的現場饗宴,那是我去萊比錫旅遊時的一場音樂會,由貝爾替尼(Gary Bertini)指揮布商大廈管絃樂團(Gewandhausorchester)的演出。當開頭的音符響起,我的情緒不由自主悸動起來,因為這就是我要的聲音,溫暖且雅致的音色,清楚而飽滿的中低頻,尤其在沒有小提琴編制的第二號小夜曲裡表現的更是淋漓盡致,讓我如痴如醉,從此,我就迷上這首樂曲,每逢聆賞之際,美好之情總是隱然浮現。

儘管我蠻喜歡這兩首布拉姆斯的早期作品,但也不得不承認他們並非很棒的作品,當反覆聆賞這兩首小夜曲,也是會感到略微的單調乏味,也就因為如此,這兩首小夜曲的錄音版本並不多,我手上擁有兩個錄音,分別是克爾特茲(Istvan Kertesz)於1968年指揮倫敦交響樂團(London Symphony Orchestra)的版本,與貝爾替尼於1982年指維也納交響樂團(Wiener Symphoniker)的版本。這兩個演奏雖然都不錯,但說實在的,卻都沒有讓我發自內心的喜愛,克爾特茲很細膩,但有點拘泥感,貝爾替尼明快而乾淨,但稍過於理性。克爾特茲的錄音很棒,可以補過演奏之不足,貝爾替尼則是我親炙過同一曲目現場的指揮,聆賞時別有一番趣味。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