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法蘭克與妮妮的生活樂趣天地
  • 91433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凱伯特的魔彈射手

說起來,《指環》的作曲者華格納與《魔彈射手》的作曲者韋伯,其實還真有那麼點關聯呢。他們倆位都曾經擔任德勒斯登歌劇院的樂長,並於任期內致力推廣真正屬於德國人的歌劇。韋伯去世時先是葬在倫敦,十八年後,奉他為偶像的華格納發起募捐,將其靈柩運回德國安葬,華格納並於重新安葬時發表演說,推崇韋伯的音樂成就,由此可見,他們倆人存在著承先啟後的傳承。

《魔彈射手》原文為Der Freischutz,若依照字面其實應該翻譯叫《自由射手》才對,但是猶如台灣片商翻譯進口電影片名,其實都依照了內容加上想像空間,常比字面上的翻譯更佳,例如電影Mission Impossible,照字面的新譯名《不可能的任務》就不如過去同名電視影集的《虎膽妙算》來的有韻味,所以我覺得譯做《魔彈射手》也比《自由射手》更棒。

這部歌劇的故事背景是十世紀時的波希米亞森林,以護民官的女兒阿嘉特與獵人馬克斯的戀情為重心。依照慣例,馬克斯如在射擊比賽優勝,不但可勝任護民官,還可以娶阿嘉特為妻,可是預賽中馬克斯的成績並不理想,另一位曾與魔鬼交易的獵人卡斯巴遂慫恿馬克斯,去與魔鬼薩密爾交易以成為自己的替身,把靈魂賣給魔鬼,在這項交易中,賣方的報酬是七顆魔彈,前六顆可依賣方的意思百發百中,第七顆則由買方操縱;原本魔鬼要操縱馬克斯的第七顆子彈打中阿嘉特,阿嘉特卻因老隱士贈送的花環而倖免,子彈打中了壞心的卡斯巴,馬克斯被發現曾與魔鬼接觸而遭放逐,幸好適時得到老隱士的幫助調停,改為一年的試煉後寬恕,並任命為護民官。

可別小看這個簡單故事背後隱藏的哲理哦,老隱士的戲份雖不重,卻代表德國人心目中賞善罰惡的上帝呢,馬克斯雖曾誤入歧途,但因知錯懺悔仍得到上帝寬恕,卡斯巴不知悔改,終究得到處罰;而阿嘉特代表的是愛,在邪惡勢力的肆虐下,愛的力量還是可以穿透黑暗,綻放光芒。
《魔彈射手》在德國歌劇史上的地位是很崇高的,因為此劇有許多理念引導了後世德國歌劇的變革,這些新理念包括:1.取用德國本土民間故事與音樂。2.以對白代替宣敘掉來銜接樂曲。3.融合德國藝術歌曲的素材於詠歎調中。4.加強管弦樂部份的劇情描寫性功能。此外,這齣歌劇中還有許多新鮮有趣的玩意兒,例如第二幕在狼谷鑄造魔彈的場景,又有貓頭鷹,又有死人骷髏頭,還用管弦樂配合鬼火、妖魔的出現來製造氣氛,簡直就現代恐怖片的雛形。


在《魔彈射手》中有許多耳熟能詳,討人喜愛的曲子,向一開始的序曲中那段法國號序奏,就是我小學畢業時唱的畢業歌,我還記得被填上的中文歌詞是「歌聲淒,琴聲低.....」,另外第三幕射擊比賽前的獵人合唱,好像小時候也唱過;此外,其他名曲還有幾首阿嘉特唱的詠歎調,而我個人最喜愛的一首曲子則是由另一位女主角安珍所唱的小抒情調,這個安珍的角色其實與劇情發展並無直接的關係,她是馬克斯的表妹,阿嘉特的閨中好友,在劇中扮演在阿嘉特心情不好時,安慰她,逗她開心的人物,戲份竟也蠻重的,這曲我心愛的小抒情調,正是第二幕中安珍為了使阿嘉特開懷所唱的,非常可愛。

瞭解了《魔彈射手》內容,我們先拉回來凱伯特吧!他曾經先後擔任卡爾斯魯、德勒斯登、漢堡、慕尼黑等四個地方的歌劇院或樂團之藝術總監,最後壯烈的死在慕尼黑巴伐利亞歌劇院舞台上,當時他正在指揮華格納的《崔斯坦與伊索笛》。凱伯特是那種直覺敏銳的指揮家,因此他的音樂總是充滿瞬間靈感,但另一方面,他那一代指揮家的詮釋方式卻總是樸實無華。凱伯特曾經於1945-1951年擔任德勒斯登歌劇院指導,就這點來看,他也延續了前任樂長韋伯與華格納的薪傳,他卸任時,推薦肯培(Rudolph Kempe,1910-1976)接續傳承,而Testament在凱伯特之前,也推出了肯培1957年指揮科芬園歌劇院的全本《指環》,殘忍地坑殺愛樂者荷包。

凱伯特指揮柏林愛樂與柏林歌劇院合唱團的《魔彈射手》錄製於1959年,這是日本唱片藝術評為第二名的版本,第一名的版本是克萊巴(Carlos Kleiber,)指揮德勒斯登國立歌劇院管弦樂團與萊比錫廣播合唱團的錄音(1973年),一、二名分數在伯仲之間,我們就以克萊巴版當作Benchmark比較一番。總體來看,凱伯特版細緻、溫文而樸實,就連音響效果都不慍不火;克萊巴版則富於朝氣,有一種躍動的活潑在其中,錄音也屬較犀利型的。

若抽絲剝繭來看樂趣更多,以樂團來說,會發現克萊巴版的德勒斯登團是屬於「粗勇」的一型,這裡所謂粗勇,並非說它粗糙難聽,而是指樂團的整體感覺比較渾厚,德勒斯登團的法國號顯然比較雄壯。凱伯特的柏林愛樂較精緻一些,厚實的音色中透露著纖細質感,像一開始的法國號序奏,柏林愛樂吹的優美極了,叫人忍不住多聽幾次,相較之下,德勒斯登的法國號稍顯雄壯。

歌唱的部份呢,克萊巴版的馬克斯是許萊爾(Peter Schreier)唱的,這是屬於書生型的馬克斯,溫文儒雅,不過我覺得這種活潑程度,應該是許萊爾的極致了;亞當(Theo Adam)的卡斯巴有點不夠邪惡,瑪蒂斯(Edith Mathis)的安珍與雅諾維茲(Gundula Janowitz)的阿嘉特都很棒,瑪蒂斯唱得又比雅諾維茲更加靈動。凱伯特版剛好相反,唱阿嘉特的葛琳瑪(Elisabeth Grummer)比唱安珍的歐朵(Lisa Otto)更富於表情,葛琳瑪的阿嘉特把少女的清純情感唱了出來,這是雅諾維茲所難以比擬的;柯恩(Karl Christian Kohn)的卡斯巴有點呆滯笨拙,蕭克(Rudolf Schock)的馬克思則強悍有力,的確表現出獵人的感覺,雖然我一直很喜歡許萊亞的高貴氣質,卻也不得不承認蕭克的馬克思更有模有樣。
凱伯特的《魔彈射手》不像《指環》那般千呼萬喚始出來,然而長久以來一直是《魔彈射手》的典範版本,克萊巴以後起之秀與之爭鋒,也難以論定孰優孰劣,只能說兩者各擅其長。我手上另有一個紀念性的版本,是二次大戰被炸毀的德勒斯登歌劇院,於1985年重新開幕音樂會的實況錄音,儘管演出效果不盡如人意,卻能感受演出者的賣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