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法蘭克與妮妮的生活樂趣天地
  • 9177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塞車時的幸福音樂

塞車時當然不可能幸福,但既然都塞車了,何不趁機在車上聽點自己喜愛的音樂,自然就覺得幸福了,除非,實在膀胱無力太想尿尿,聽什麼音樂大概都沒用了吧。

塞車時聽什麼音樂呢?我還蠻喜歡莫札特的一首經文歌《雀躍吧,歡喜吧》(Exsultate, Jubilate,K.165),這是莫札特十六歲時在米蘭演出歌劇《露琪奧.西拉》(Lucca Silla)的副產品,莫札特滿意閹伶勞濟尼(Venanzio Rauzzini)飾唱劇中角色Cecilio的表現,於是再為他寫作此部作品,儘管表面上是採用拉丁文歌詞的教會經文歌,但宗教性格並不明顯,反而像幾首歌劇詠嘆調所組合出來的音樂,整部作品都充斥著華麗的曲調,歌詞如下:
 
第一樂章
雀躍吧,歡喜吧
幸福的靈魂
歡欣的唱著歌
普天皆與我跟隨你一同歡唱
 
宣敘調
燦爛朝陽照耀
烏雲與暴風已遠離
破曉的寧靜已覆蓋了黑暗
歡欣起舞
別再懼怕
歡欣向燦爛朝陽獻上百合
 
第二樂章
你有如純潔的冠冕
應允我們和平
你撫慰憂傷與心之嘆息
 
第三樂章
哈雷路亞
 
為什麼塞車時要聽這首曲子呢?因為曲中有許多段優美的炫技花腔,當我被圍困在車陣中時,聆聽這些千迴百轉的花腔,彷彿帶著我遨遊天際,我早已擺脫塞車,成為飛翔於空中的鳥兒,心中幸福感油然而生。
雖然莫札特這首經文歌是為閹伶打造的,但我倒還沒有聽過任何假聲男高音唱這首曲子,現今所有唱片錄音幾乎都是由女高音或次女高音來演唱,有兩個版本是我喜愛的,一是阿梅玲(Elly Ameling)與雷帕德、英國室內樂團的錄音,另一是芭托莉(CecilIa Bartoli)與費雪、維也納室內樂團的錄音。阿梅玲是一位低調的音樂家,幾乎只專注在藝術歌曲上,她能輕鬆的換氣與咬字,表情自然而不誇張。和阿梅玲相較,媒體寵兒的芭托莉顯得太過耀眼,當年她因“卡拉揚為芭托莉的歌聲感動落淚”這則消息受到矚目,而後以羅西尼和莫札特的歌劇走紅,芭托莉的音色厚實,歌唱線條控制完美,還具備強烈情緒感染力。總括而論,阿梅玲把經文歌當藝術歌曲唱,芭托莉則是把經文歌當作歌劇唱,可別問我誰唱的比較好,因為這兩個南轅北轍的詮釋方式都很有意思。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