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法蘭克與妮妮的生活樂趣天地
  • 9187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不是安魂曲的安魂曲(二)

1865年2月2日,布拉姆斯接獲弟弟從漢堡拍來的電報:「若想再見到母親,請速回。」當他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回家時,母親已經去世,不能見到最瞭解他、最愛他的母親最後一面,布拉姆斯的悲痛可想而知,他在葬禮後寫信給舒曼遺孀克拉拉:「昨天一點時我們安葬了她,她看起來一點都沒有改變,還是和生前一樣甜美仁慈,所有能安慰遺憾的努力都已經做了…」

漸漸地,布拉姆斯化悲痛為創作音樂的力量,他拿出舒曼去世時的一段安魂曲草稿,重新發展加上五個樂章,集成了一部完整作品。1867年12月1日,布拉姆斯曾在維也納樂友協會的一場音樂會上嘗試指揮前三樂章初稿,但卻因排練不夠而遭遇失敗,第三樂章最後定音鼓音量大到蓋過合唱團和樂團,使很少人能夠在這次試演真正欣賞到作品微妙的原創性。幸好,布拉姆斯倒沒有被這次失敗困擾到,至少他心愛的克拉拉在收到這首作品的部份鋼琴樂譜時,曾寫信說這首音樂帶給她難以言喻的歡欣。

在維也納度過耶誕後,布拉姆斯於1868年初走訪布來梅(Bremen),修改《德意志安魂曲》中定音鼓部份,並將樂譜交給負責排練工作的林薩勒(Carl Reinthaler,1822-1896)手中。4月10日,《德意志安魂曲》在布來梅大教堂首演,由布拉姆斯親自指揮,他所有親朋好友都出席了這場音樂會,結果大獲成功,於是當月又在同一地點做了第二場演出。同年5月,布拉姆斯帶著樂譜回到漢堡,又加寫一個含有女高音獨唱的第五樂章,全本《德意志安魂曲》終於大功告成,布拉姆斯認為這部作品是懷念母親之作,加添女高音的樂段不可或缺。1869年2月,全本《德意志安魂曲》在萊比錫正式演出,之後連續幾年,安魂曲在歐洲各地演出近30場,受到大眾歡迎,樂評家漢斯利克(Eduard Hanslick,1825-1904)就盛讚此曲乃巴哈《b小調彌撒》與貝多芬《莊嚴彌撒》以後最好的宗教音樂。《德意志安魂曲》發表前,布拉姆斯身為作曲家的身份還曖昧不明,但經由《德意志安魂曲》,他向世人證明自己寫作大型作品的能力,穩固建立起作曲家的地位,從此,布拉姆斯的音樂開始邁向成熟與精鍊的另一層次。
 
《德意志安魂曲》既有失落的情感,也有壯麗的音響,更富於布拉姆斯特有的含蓄美,及神秘莊嚴的氣氛。第一樂章一開始是憂鬱灰暗的弦樂前奏,14小節後合唱輕輕唱出,雖然有點悲哀的感覺,但大抵是平靜和緩的。第二樂章運用了巧妙運用定音鼓連續敲擊,彷彿沈重的腳步聲,裝了弱音器的弦樂器配上單調音色,更顯得淒涼,中段雖曾變化為喜悅的表情,隨之又重回深沈,但唱到「唯有主的道是永存的」時,突然間曲風一轉,變成強有力的歡呼,最後音量漸小,喜悅卻達到頂點。第三樂章先由男中音獨唱傾訴,合唱小聲附和,樂團偶有強奏,然不至於影響男中音與合唱的告白,最後是一段小賦格曲,可以聽到巴哈的味道。由長笛輕巧起頭的第四樂章是全曲最短的一段,也是最溫暖甜美的樂章,表現布拉姆斯對天國的嚮往與對天主的頌讚。第五樂章始終由女高音輕柔的歌唱著,因為這是母親的樂章。相對於前一樂章的淡雅,第六樂章卻是全曲最戲劇化的部份,起先是帶有神秘氣氛的合唱與男中音獨唱,到了「眨眼之間,號筒末次吹響的時候」,音樂轉為雀躍激動,最後在精彩的賦格中達到高潮,巴哈的影子在此又隱然若現。第七樂章再回到了開頭的主題,此處一切都與第一樂章相對,只不過第一樂章安慰生者,這個樂章則安慰死者,但卻已經沒有悲哀的感覺,反倒有帶點輕鬆的心情結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