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法蘭克與妮妮的生活樂趣天地
  • 9177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不是安魂曲的安魂曲(三)

1947年/EMI/維也納愛樂/樂友協會合唱團/舒娃茲柯夫/哈特爾

1957年/EMI/維也納愛樂/樂友協會合唱團/德拉卡莎/費雪狄斯考

1964年/DG/柏林愛樂/樂友協會合唱團/雅諾薇芝/瓦哈特爾

1976年/EMI/柏林愛樂/樂友協會合唱團/托莫娃辛托/范‧丹姆

1983年/DG/維也納愛樂/樂友協會合唱團/韓翠克斯/范‧丹姆

1947年,卡拉揚在戰後他被允許登台之前,於維也納錄下這個演奏,錄音前卡拉揚不慎踩到一根釘子,一隻腳嚴重感染,甚至有必要截掉,原本他應該住院的,但因為已經排練了十多次,卡拉揚仍坐在輪椅上指揮完整部作品,簡直是不可思議,有人認為他有魔法,有人認為是奇蹟,無論如何,這個演出蘊含有卡拉揚的熱情,他在表情上作了許多微妙的強弱對比,有時甚至在一個樂句裏就有這樣的趣味,而即是音效不佳的早期單聲道錄音,仍可感覺到卡拉揚那獨特柔細如絲的弦樂,當時,舒娃茲柯夫剛從花腔女高音轉為抒情女高音,較圓潤的歌聲與她後來的清麗不大一樣。

1956年3月,卡拉揚就任柏林愛樂總監後還不到一年,又與薩爾茲堡音樂節簽了四年合同(音樂節時間在每年7月下旬到8月底),當然,往後卡拉揚與薩爾茲堡音樂節的合作關係並不止於這四年,畢竟薩爾茲堡是大師的故鄉,有誰會不喜歡衣錦還鄉的榮耀感呢,然而,薩爾茲堡音樂節當局仍給卡拉揚太多的限制,使他覺得縛手縛腳,於是從1966年起,卡拉揚又另創了一個完全屬於自己的薩爾茲堡復活節音樂(每年3-4月復活節期間)。暫且不談這些音樂外的恩怨情仇,卡拉揚於薩爾茲堡音樂節倒是留下了不少珍貴的現場實況錄音,當時都是由奧地利廣播公司錄下的,之後就保留在該公司檔案室,直到四十年後才重見天日,1957年的《德意志安魂曲》就是其中的瑰寶。與卡拉揚其他幾次錄音相較,此次演出的情感投入顯得更直接,戲劇性也濃厚些,在管弦樂與合唱的控制上外放的多但收斂的少,聽起來比後幾次同曲目錄音更蘊含活力,但合唱團的整齊度卻沒有後幾次錄音那麼精緻,則稍微可惜。女高音德拉卡莎、男中音費雪狄斯考倒是令人非常興奮的,費雪狄斯考收放自如,就如大家所熟悉得那樣好;德拉卡莎則以個性強烈卻不至於失控的幅度來詮釋,其堅實的音質與勻稱的唱腔,還有那控制自如的技巧與音色,幾乎搶了卡拉揚的風采呢。

19
64年與1976年兩個柏林愛樂的錄音,有著維也納愛樂作不出來的燦爛音色,還有更厚重的音響,這兩個版本的男女獨唱者都是卡拉揚一手捧紅的,那時他喜歡音質輕柔乾淨的抒情歌手,然後以柏林愛樂伴奏的厚重來彌補低音的不足,可是音量又不至於蓋過歌手。其中1964年版比較重視氣氛的營造,籠罩在瀰漫著膨脹回音效果的聲音中,卡拉揚於此演奏中,已比較明顯的流露出他喜好精雕細琢的傾向,樂團、合唱團、獨唱者的音量與表情更被嚴格控管,整體上比過去錄音更為乾淨,卡拉揚的透明唯美也浮現了出來。1976年版則是日本人最欣賞的《德意志安魂曲》,戲劇性濃厚,更寬闊飽滿的幅度,支持了宏偉的外觀。

幾乎快過了四十年,卡拉揚再重回維也納樂友協會指揮同一部作品,當時他的健康狀況不佳,正準備接受有生命危險的脊椎大手術治療,但他忍痛按照計畫錄音,當天,不論是他自己、獨唱家、樂團、合唱團、錄音師、或其他工作人員都戰戰兢兢,深怕這是大師最後的錄音了,卡拉揚一氣呵成的指完七個樂章,樂團與合唱團爆出一片歡呼和掌聲。在這個版本中,卡拉揚故意讓樂團聲音模糊些,就有一種朦朧美,然後獨唱者清楚的浮現出來,晚年的卡拉揚迷上製作影片,他必定是受到錄影美學影響,讓音樂也像鏡頭般有焦聚,也有背景,顯現出層次感。這次錄音卡拉揚對樂團精雕細琢,每個樂句都輕柔的進入,然後漸強,再漸弱直至退出,做生音色柔美、精緻無比的音樂,過去戲劇性減弱了,多的卻是大師晚年的孤獨與寂寥。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