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樂胡說

關於部落格
法蘭克與妮妮的生活樂趣天地
  • 9091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我所缺乏的人格特質

在貝多芬的眾多作品中,我沒有特別的偏好,只不過我常常想同時擁抱鋼琴與管弦樂,貪心的享受齊人之福,此時自然是聽他的鋼琴協奏曲嘍!奇怪的是,每當望著唱片櫃中那為數不少的貝多芬作品CD,而不知如何選擇時,總是不由自主的拿出鋼琴協奏曲,大概是因為他的鋼琴協奏曲作品有點嚴肅又有點浪漫,有些宏偉又不會太吵鬧,旋律優美又不至於太俗氣,唉呀!掰不完啦!反正是可以配合各種心情來聆賞就是了。

當然,貝多芬鋼琴協奏曲的錄音多如過江之卿,而且大師名盤比比皆是,即使我買過的版本可也不少呢,最早是國三時的一套LP,那時哪裡懂得什麼版本,只記得考試成績沒有在倒數幾名,父母為了鼓勵我繼續努力而帶我到上揚去買唱片,我想想:難得可以拗我老爸老媽,何不挑個套裝片;於是隨手拿了套Philips出版,海丁克指揮倫敦愛樂,布倫德爾彈奏的貝多芬鋼琴協奏曲全集,之所以選上它實在也沒啥理由,架上剛好就這麼一百零一套而已,這套LP帶給我很大的滿足感,中規中矩的,讓我學習古典、理性的貝多芬,由於年紀還小,加上一直有升學壓力,我當時也沒有很多唱片可聽,所以輪到這套唱片放上唱機的頻率蠻高的,慢慢的,膠質的LP終於經不起磨損。

上大學後,布倫德爾的貝多芬LP磨損到慘不忍聽,我開始尋找第二套貝多芬鋼琴協奏曲全集,剛好普洛進了DECCA出版,伊塞斯特指揮維也納愛樂,巴克豪斯彈奏鋼琴的版本,索價也不高,我立刻買了一套,記得付錢後滿心歡喜的拿回家一放,結果下一大跳,第一個感覺是:怎麼彈的那麼快,我的耳朵似乎無法適應巴克豪斯那種毫無拘束、率直、強勁的演奏方式,儘管這是傳頌一時的名演,卻與我無緣,不過藉著這套唱片,我卻體會維也納愛樂的嚴謹與細膩,這倒是上一套倫敦愛樂所沒有的。

步入CD時代後,選擇性也隨之多了起來,我零零散散買過的貝多芬鋼琴協奏曲版本包括日本唱片藝術稱道的:古爾達鋼琴搭配史坦恩指揮維也納愛樂(DECCA)、波里尼鋼琴加上貝姆指揮維也納愛樂(DG),英國企鵝指南推薦的:肯普夫鋼琴搭配萊特納指揮柏林愛樂(DG)。這些版本各有不同的趣味,我對他們也各有愛與恨,像古爾達彈的輕快活潑,我卻嫌他不夠深刻;波里尼乾淨無暇,我則受不了他的潔癖;肯普夫彈的實在蠻無聊的,我無法從他的貝多芬感覺到什麼。除了這幾個版本,後來我還買過曾經伴我苦悶歲月的布倫德爾CD版,奇怪的是這回竟然無法引起我太多的共鳴。

終於,我找到了阿勞彈奏鋼琴,戴維斯爵士指揮德勒斯登國立管弦樂團伴奏的版本(Philips,1984/87年錄音),成為我的貝多芬鋼琴協奏曲“決定盤”。這是我出國讀書回來之後的事了,此時的我對音樂欣賞已建立特殊癖好(講好聽一點是品味),即是偏好擁有厚重音色、平穩紮實詮釋風格的演奏者,符合此一要件,讓我迷戀的鋼琴家正是阿勞,換句話說,我先愛上阿勞,然後才選購他彈奏的貝多芬協奏曲,結果這套CD使我滿意極了,這是我聽過最明朗、最安定的版本,那種又寬又厚的音色,簡直會迷死人,在詮釋上,阿勞總是尊重原譜指示,每個音符清清楚楚,樂句處理的邏輯性強,但不會顯得太過嚴肅,感覺上,雖然都屬於德派的嚴謹樣式,比起巴克豪斯或肯普夫,阿勞更能將樂譜咀嚼消化而轉變為自己的元素,錄製這套CD時,阿勞已經八十幾歲,彈奏起貝多芬格外有長者圓融自然的神韻,由於速度放慢,有足夠時間注意到所有細節,對樂句處理慎重思考,其所構築出的堅實結構,給我聆聽時的信賴感。

這套CD搭配的指揮與樂團也十分平穩,尤其德勒斯登國立管弦樂團的厚重音色,跟阿勞一搭一唱,融合的天衣無縫,我真慶幸是由這個團來幫阿勞協奏,在Philips發行的另一套阿勞彈奏的貝多芬鋼琴協奏曲全集(1964年錄音),合作樂團是阿姆斯特丹大會堂,其魅力真是頓時減半,雖然指揮海汀克也很不錯,但整體魅力真的不如阿勞二十年後的錄音。


這套貝多芬十全十美嗎?我要告訴你:不,阿勞的彈奏有時不很流暢,一不小心會露出生硬的停滯感,這是他的弱點,戴維斯爵士規模宏偉的表現,應該算是他的極至成績了,然而樂團仍不免與他有默契不夠的瑕疵;無論如何,微瑕不掩尺璧之美,就算樂評很少提到這套阿勞的貝多芬協奏曲,我仍視它為我的寶貝,藉由戴維斯爵士和德勒斯登國立管弦樂團的協力,阿勞這套錄音充份滿足我偶像崇拜的偏執,就如我迷戀貝多芬的強大精神力量,阿勞之所以成為我的偶像,正是因為我的個性上缺乏他音樂中那種沈穩、厚實、理智、與堅毅之特質,結論是:貝多芬+阿勞=偶像X2=我喜愛這套CD的程度!因為我所缺乏的人格特質,在這套CD裡都具備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