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法蘭克與妮妮的生活樂趣天地
  • 91433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深愛古典音樂的Fed主席

算了,再講下去,對柏南克就越火大,不如來聊聊葛林斯潘,對我這樣的古典樂迷來說,葛林斯潘最讓我覺得親切之處是他曾唸過紐約的茱莉亞音樂院(Juilliard School),也是最迷戀的莫札特(W.A. Mozart)的古典樂迷!


葛林斯潘生於1926年3月6日(嘻,跟我生日只差兩天),雙魚座的他雖生長在貧窮單親家庭,卻愛好音樂藝術。就讀曼哈頓的喬治華盛頓中學時,葛林斯潘在學校的管絃樂團裡吹奏單簧管,此外,他還與同班同學另組一個七到十位成員的希爾頓樂團,除了在學校的舞會中演奏,也在教會或社區聯誼場合表演。隨著葛林斯潘對音樂的態度越來越認真,他決定另尋老師學習,經過打聽,找上了雪納(Bill Sheiner)求教,雪納以克羅斯單簧管演奏法(Klose Complete Clarinet Method)作為教科書指導葛林斯潘,同時也敎他吹奏薩克管。

雪納是當時的紐約名師,在葛林斯潘的同門師兄弟中,不乏大名鼎鼎的演奏家,其中名氣最大的是師兄史坦‧蓋茲(Stan Getz),他只比葛林斯潘小一歲,兩人經常廝混在一塊兒,聊起共同的偶像古德曼(Benny Goodman)更是沒完沒了,然而蓋茲的音樂天份畢竟高過葛林斯潘太多,他很早就退學去當專業樂手,當1963年的專輯《來自伊帕內瑪的女孩》(The Girl from Ipanema)推出後,蓋茲即成為家喻戶曉的人物,成名可比葛林斯潘早多啦。

決心成為職業音樂家的葛林斯潘,於1943年考入茱莉亞音樂院冬季班主修單簧管,指導老師是克里斯曼(Arthur Christmann),他是發明單簧管雙吐(double-tongued)技巧的演奏家,以吹毛求疵聞名,葛林斯潘似乎與他無法心靈相通。在茱莉亞唸了一學期,葛林斯潘接到雪納的電話,告知他有個巡迴爵士樂團需要一位單簧管兼薩克管的樂手,葛林斯潘聞言心動就去應徵,團長傑若米(Herry Jerome)對葛林斯潘感到滿意,於是葛林斯潘於1944年1月6日從朱麗亞辦理退學手續,加入傑若米樂團,展開巡迴演奏生涯。


傑若米樂團幾乎跑遍美國東半部,主要在酒店及賭場演出,演奏風格是依照節拍演奏的搖擺樂(swing),然而在葛林斯潘加入沒多久,美國開始興起咆嘯樂(bebop),傑若米樂團也嘗試轉型,儘管轉型有吸引較多優秀年輕樂手加入,但一段時間後,傑若米仍將樂團解散,另組一個名為布拉森銅管(Brazen Brass)的新樂團,原本團員則各奔東西。

這段短暫的巡迴演奏生涯對葛林斯潘未來任職中央銀行總裁可謂影響深遠:一方面即興演奏如同數學家,能一邊構想,一邊演奏出結構完美的複雜音樂,使他對經濟數據的反應更加迅速。另一方面,跑江湖的經驗讓葛林斯潘廣泛接觸各階層人群,培養他對民間情緒的敏感度,因此特別能夠知曉民間疾苦,例如他曾經到紐奧爾良的羅斯福飯店(Hotel Roosevelt)演奏一個月,對這個城市瞭若指掌,在2005年卡崔納颶風(Hurricane Katrina)風災時,他立刻掌握紐奧爾良損害程度。


加入職業樂團帶給葛林斯潘結交了好友機會,包括傑若米的左右手賈曼特(Leonard Garment)等,由於見識到幾位非常優秀的音樂家,讓他對音樂的眼界漸開,他逐漸瞭解自己並不具有足夠音樂天份,於是利用樂團巡演的休息時間在公立圖書館借書閱讀,進而發現自己對金融與經濟感到興趣。
1945年,葛林斯潘進入紐約大學(NYU)商學院就讀,在學校裡,他的主要課外活動都圍繞在古典音樂,除了在學校交響樂團中吹奏單簧管,也加入男聲合唱團,還與商學院同學卡維許(Robert Kavesh,後來成為著名經濟學教授)成立交響樂社,由自己擔任社長,這個社團的宗旨是“提昇及培養商學院學生的音樂品味及水準”,每個禮拜四聚會時,由時只是一起聆賞音樂,友時由葛林斯潘播放唱片,由社員來猜出曲目,有時則邀請紐約大學音樂系的師生來演講。葛林斯潘回憶他的大學生活:「沒課的時候,我和卡維許會到華盛頓廣場(Washington Square,在紐約大學旁)看美眉,我們會互相哼莫札特鋼琴奏鳴曲給對方聽,並互問這是第幾號?雖然我不再做職業演奏家,音樂依然是我社交生活的重心。」

1948年,葛林斯潘取得經濟學學士學位,隨後進入哥倫比亞大學(Columbia University)經濟學研究所,畢業後先在全球產業經濟研究聯合會工作,然後進入經濟顧問委員會工作,之後則自己與債券交易商湯森(William Townsend)合夥成立湯森葛林斯潘經濟顧問公司,為大企業及金融機構提供經濟預測。
有一天,葛林斯潘走在曼哈頓街上,碰到傑若米樂團中的好友賈曼特,賈曼特離開傑若米樂團後唸了法學院,加入律師事務所,進而擠身上流社會,他的律師事務所合夥人是尼克森(Richard Nixon),葛林斯潘因此而認識了尼克森,在他1968年參選總統時,邀請葛林斯潘擔任他的經濟顧問,這是他接觸政治圈的第一步,但是當尼克森1969年選上總統,想請葛林斯潘擔任公職,葛林斯潘卻因為看穿尼克森而婉拒了。

1974年,水門事件爆發,尼克森下台,福特(Gerald Ford)接任總統,他再度邀請葛林斯潘擔任經濟顧問委員會主席,這次他答應了,從此展開公職生涯。1977年卡特(Jimmy Carter)當選,葛林斯潘回去經營他的公司,這一年,他拿到唸了很久的紐約大學博士學位,公司業務也蒸蒸日上,客戶囊括許多美國大企業,包括美國鋁業、通用食品、美孚石油、摩根銀行等企業甚至邀請葛林斯潘擔任董事,他在美國金融業的地位已經無可撼動。

1981年,雷根(Ronald Reagan)第一次當選總統,先邀請葛林斯潘當他的在野經濟顧問,當雷根連任後,再於1987年提名葛林斯潘擔任聯邦準備理事會主席,這回,他擔任此一職位竟然長達十八年,一直到2006年1月才卸任,期間歷任的雷根、老布希(George H.W. Bush)、柯林頓(Bill Clinton)、小布希(George W. Bush)等總統,不分黨派的敬重他的才幹,儘管期間有1987年股市大崩盤、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2000年網路泡沫等危機,但葛林斯潘仍通過考驗,並使美國經濟邁向有史以來的最大的擴張期。


葛林斯潘結過兩次婚,兩次婚姻都由古典音樂扮演媒婆,足見他對古典音樂的喜愛有多深。第一任妻子瓊安(Joan Mitchell)是一位藝術家,在他們兩人都二十六歲時透過人家介紹而認識,瓊安回憶葛林斯潘第一次打電話給她,問她要不要約會,並要她在看電影、看球賽、聽音樂會三項活動中任選其一,瓊安選擇到卡內基廳(Carnegie Hall)聽音樂會,曲目包括了巴赫(J.S. Bach)與梅諾第(Gian Carlo Menotti)的作品,而開始交往後,他們的約會經常只是窩在瓊安的公寓裡聽古典音樂,就這樣沒多久就結婚了,但婚後不久卻發現個性不合,很快又註銷結婚登記,不容易的是,兩人終其一生仍維持好友關係。

瓊安的第二任丈夫布魯門托(Allan Blumenthal)也是葛林斯潘的好友,他原本是醫師,後來因為迷戀音樂而進入朱麗亞音樂院唸書,而後成為古典鋼琴演奏家。葛林斯潘與布魯門托曾經合組一個三重奏團體,成員除了葛林斯潘的單簧管與布魯門托的鋼琴外,還包括一起打壘球的好友舒瓦茲(Eugene Schwartz)的小提琴,他們常練習到深夜,曲目包括巴赫、貝多芬(Ludwig van Beethoven)、莫札特、馬勒(Gustav Mahler)等。三重奏的成員對葛林斯潘各有看法,布魯門托覺得:「我跟葛林斯潘的喜好類似,尤其喜歡莫札特,但我們強調的重點截然不同,我喜愛莫札特的音樂,以及他的天才,葛林斯潘則喜歡談音樂的數學性,角度雖然不同,卻殊途同歸。」舒瓦茲則形容葛林斯潘:「他是深入了解莫札特的經濟學家,勢必也了解生命的本質。」


葛林斯潘在五十八歲時才開始跟後來的第二任妻子安蕊亞(Andrea Mitchell)約會,她是NBC電視台駐白宮特派記者,因工作關係認識葛林斯潘。他們兩人第一次共進晚餐時聊了很多,由於安蕊亞曾經在威徹斯特交響樂團(Westchester Symphony)拉奏小提琴,又是古典樂迷,兩人都喜歡莫札特、布拉姆斯(Johannes Brahms)、韋瓦第(Antonio Vivaldi),收藏的唱片非常類似,這點立刻吸引住葛林斯潘,往後他們的約會常在甘迺迪中心(The John F. Kennedy Center for Performing Arts,華盛頓特區的表演藝術場地),雷根總統還將他的專屬包廂借給他們約會。1997年春天,葛林斯潘與安蕊亞在拍拖十年後結婚,他們到威尼斯度蜜月,在巴洛克風格的教堂裡聆賞維瓦第的大提琴協奏曲,葛林斯潘聲稱這是他最享受的韋瓦第體驗。

婚後的葛林斯潘沒事最喜歡待在家裡,工作、閱讀、看棒球賽、或聽古典音樂,莫札特一直是他的最愛,他也欣賞韓德爾(G.F. Handel)、舒伯特(Franz Schubert)、布拉姆斯及拉赫曼尼諾夫(Sergei Rachmaninov)等音樂家,安蕊亞說:葛林斯潘在家時,常為了欣賞韋瓦第的音樂或是觀看巴爾的摩金鶯隊的比賽而難以取捨。


有趣的是,除了古典與爵士音樂外,葛林斯潘始終對搖滾或流行音樂不感興趣,他自己說那是噪音,還是寧願聽他的莫札特與布拉姆斯。綜觀葛林斯潘的一生,除了短暫的巡迴演奏生涯接觸較多的爵士樂外,古典音樂一直是他的最愛,雖然當不成職業音樂家,但多少個日子裡,葛林斯潘在古典音樂的樂聲中紓解沉重工作壓力,另一方面,他喜愛莫札特作品中的規則,並看作是與數學相通的神祕語言,相信在葛林斯潘自己演奏或聆賞的過程中,也帶給他許多啟發,如此看來,這一位偉大的中央銀行總裁,應該也算是以數字詮釋作品的另類音樂家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