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樂胡說

關於部落格
法蘭克與妮妮的生活樂趣天地
  • 9091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韓德爾的歌劇生涯 ~ 早期歌劇

1704年10月,馬德頌自導自演自己寫的歌劇《克利奧佩曲拉》(Cleopatra),韓德爾負責彈奏大鍵琴與指揮樂團,馬德頌在台上唱完了,竟然跑到樂團席位要跟韓德爾搶著彈奏大鍵琴,韓德爾非常不爽,當表演一結束,兩人立刻在劇院外的廣場拔劍決鬥,馬德頌一劍刺中韓德爾,幸好劍身碰巧卡到外衣上的金屬紐扣而折斷,由此事件可以看出韓德爾個性剛硬的一面,但他的脾氣來的快去的也快,1705年1月,漢堡歌劇院上演他的第一齣歌劇《阿密拉》(Almira,HWV 1)時,兩人已經言歸合好,韓德爾還邀請馬德頌擔任主角,《阿密拉》大獲成功,在七個星期中重演了二十次,於是他又推出下一部歌劇《尼錄》(Nero,HWV 2),但只演出三次就下檔了,接著是《佛羅里多與達芬妮》(Florindo e Daphne),這部歌劇寫的太長,韓德爾又將其拆為《佛羅里多》(Florindo,HWV 3)與《達芬妮》(Daphne,HWV 4)兩齣歌劇,然而也不受歡迎,不幸的是,《尼錄》、《佛羅里多》、《達芬妮》的樂譜均已遺失,我們今日無緣復見。

菜鳥音樂家就有這樣的成功,難免會招到忌妒與排擠,加上漢堡歌劇院逐漸沒落,韓德爾深感在漢堡發展下去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他渴望去歌劇重鎮的義大利學習歌劇,剛好義大利麥第奇(Medici)家族的小開加斯東(Giovanni Battista Gastone,1671-1737)經過漢堡,他支持韓德爾去義大利發展,還幫他寫介紹信給哥哥斐迪南多(Ferdinando III de' Medici,1663-1713),也是佛羅倫斯歌劇院贊助人,於是韓德爾帶著加士東的介紹信在1706年底來到佛羅倫斯,斐迪南多不識好貨,於是得不到資助的韓德爾前往羅馬試試手氣,但羅馬的歌劇院竟然被教皇封鎖,韓德爾只好去教堂演奏管風琴,雖然被視為管風琴大師,但還是沒有人願意演出他的歌劇,他只好變通創作一些天主教會需要的音樂。

1707年秋天,韓德爾再回到佛羅倫斯,這回加斯東剛好也在,在他奔走之下,佛羅倫斯歌劇院終於敞開大門,韓德爾演出《羅德利哥》(Rodrigo,HWV 5)大獲成功,王公貴族們為他敞開大門,然而考量到佛羅倫斯的歌劇院只供貴族享受,韓德爾決定去劇院眾多的威尼斯瞧瞧,但那時威尼斯人瘋狂迷戀史卡拉第(Alessandro Gaspare Scarlatti,1660-1725)的歌劇,韓德爾的歌劇沒有生存空間,於是他在威尼斯學習史卡拉第的歌劇。1708年韓德爾再回到羅馬,首都已經聽聞《羅德利哥》的成功,於是他這次受到盛大歡迎,薩克森人成為話題人物,許多權貴爭相邀請韓德爾到家中演奏,尤其是盧斯波利公爵(Francesco Maria Marescotti Ruspoli,1672-1731)特別中意他,韓德爾為公爵創作許多清唱劇,還有一部神劇《復活》(La Resurrezione),這部神劇引起了軒然大波,因為韓德爾以他喜愛的女高音杜拉絲坦提(Margherita Durastanti,?-1734)飾唱抹大拉的馬利亞,引起教宗的不悅譴責,後來再演出時不得不改以男唱女聲的閹伶(Castrato)代替。無論如何,此一作品在音樂力度與深度上都超越同時期的義大利神劇,韓德爾也因此在羅馬風光了一陣子。


接下來的重頭戲是歌劇《阿格利琵娜》(Agrippina,HWV 6),韓德爾只花了三個禮拜就完成,1709年於威尼斯首演,韓德爾又找來被教宗譴責的杜拉絲坦提來唱主角,可想而知又大獲全勝,連續二十七個晚上上演不綴,義大利人瘋狂迷戀他歌劇裡的華麗合聲與大膽轉調,韓德爾在義大利的名聲,吸引許多新的邀約,英國駐威尼斯大使孟塔古(Charles Montagu,1661-1715)勸他到英國發展,漢諾威選帝侯的胞弟奧古斯都王子(Prince Ernest Augustus,1674 - 1728)則提供他漢諾威宮廷樂長的職務。幾經考慮,二十五歲的韓德爾於1710年6月接任漢諾威宮廷樂長,漢諾威有不錯的歌劇院,還有穩定的薪資,算是份不錯的工作,但韓德爾心中也躊躇於孟塔古的邀約,這年秋天,他在此職務下獲准前往英國訪問,並答應不久後回國,然而……

韓德爾踏上英國土地時,英國代表性的作曲家普塞爾(Henry Purcell,1658-1695)已經逝世了十五年了,他那傑出的英文歌劇正逐漸被淡忘,有一個義大利劇團正在倫敦演出,當紅閹伶尼可里尼(Nicolini,本名Nicolo Grimaldi,1673-1732)與男低音波斯齊(Giuseppe Maria Boschi,1698-1744)都在劇團內,英國人正見識到義大利式的演唱藝術,而義大利式的歌劇也悄悄滲透英國。

聽說韓德爾來到倫敦,乾草市場(Haymarket)的女王劇院(Her Majesty’s Theatre)總監希爾(Aaron Hill,1685-1750)趕快送來他一個劇本要韓德爾譜曲,兩個禮拜後,他就以此劇本寫出歌劇《林納多》(Rinaldo,HWV 7),1711年2月24日在倫敦發表,至6月22日,演出十四場場場爆滿,大街小巷傳唱其中的詠嘆調,尤其是感人的《讓我哭泣吧》(Lascia ch'io pianga)與《親愛的新娘》(Cara Sposa),至今仍是最受歡迎的歌劇詠嘆調之一。


在英國的成功使韓德爾不斷延長假期到一年,才依依不捨的回到漢諾威宮廷,但沒幾天他立刻感到無聊,宮廷裡他不再是大眾寵兒,既無人吹捧,又要當人家的僕役,他寫作一些大協奏曲與清唱劇,但滿腦子還是歌劇。1712年10月,韓德爾再度告假前往英國,攜帶新歌劇《忠實的牧羊人》(Il Pastor Fido,HWV 8),11月在倫敦演出,但反應冷淡,他又寫作另一歌劇《泰西歐》(Teseo,HWV 9),於隔年1月首演,這次雖然大獲成功,經紀人卻捲款潛逃,韓德爾沒拿到分文,幸好另一位經紀人海德格(John James Heidegger,1659-1749)接替再為韓德爾安排時三場演出,讓他不致血本無歸,此後,韓德爾一直跟海德格維持合作關係。


否極泰來,捲款潛逃事件發生後,韓德爾得到一個為王室作曲的機會,由來是西班牙王位繼承戰爭結束所簽署的烏特列支條約(The Treaty of Utrecht),韓德爾為此寫作《烏特列支頌歌》(Utrecht Te Deum),又為安女王(在位1702-1714)寫作一首生日頌歌,女王龍心大悅,賞他200英鎊年俸,使韓德爾舒暢悠閒的過了一年,這段時間,他只於1713年6月推出歌劇《席拉》(Silla,HWV 10),但不知道什麼原因,這部歌劇只演出過一次就消失於舞台上。


好景不常,安女王於1714年駕崩,漢諾威選帝侯繼任英王,是為喬治一世(在位1714-1727),韓德爾可緊張了,他休假未歸擺爛,沒想到舊老闆卻成了新老闆,不過喬治一世的心胸並不狹隘,他先不動聲色觀察韓德爾在英國做些什麼,正好國王劇院(His Majesty’s Theatre,原女王劇院改名)於1715年5月演出韓德爾的舊作《林納多》與新作《阿瑪迪吉》(Amadigi di Gaula,HWV 11),《阿瑪迪吉》是韓德爾所寫作最簡約的一部歌劇,其中部分詠嘆調還是韓德爾回收《席拉》裡的部分旋律再加以利用的,然而他以木管樂器精心調色,使《阿瑪迪吉》特別富於色彩。想當然爾,國王微服觀賞這兩部歌劇頗為喜愛,於是在韓德爾的一次御前大鍵
琴演奏後不但原諒他,還將他年薪提高到400英鎊,此外,卡洛琳公主還請韓德爾指導女兒學習音樂,再加家教費200英鎊,韓德爾瞬間成為歐洲收入最豐厚的音樂家。

1718年至1720年,韓德爾接受欽多斯公爵(James Brydges,Duke of Chandos,1673-1744)公爵邀請到坎農斯(Cannons)的豪華宮殿長住,並接替原來樂長佩普希(Johann Christoph Pepusch,1667-1752)的職位,佩普希心中非常不滿被韓德爾擠掉,他後來寫作《乞丐歌劇》(Beggar’s Opera),也算是報了一劍之仇,此處暫且不表,後文會再詳述。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