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樂胡說

關於部落格
法蘭克與妮妮的生活樂趣天地
  • 9091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韓德爾的歌劇生涯 ~ 皇家音樂學院

1720年4月,皇家音樂學院推出《拉達密斯托》(Radamisto,HWV 12),王公貴族幾乎全部到場觀賞,造成一票難求盛況,喝采掌聲讓韓德爾再度成為倫敦英雄。然而,政治的鬥爭卻為韓德爾帶來日後的困境,國王與身邊的維新黨雖然擁護韓德爾,但以威爾斯親王為主的保守黨為了與國王唱反調,另外吹捧波農西尼(Giovanni Battista Bononcini,1670-1747),並說服皇家音樂學院推出他的歌劇《阿斯塔多》(Astarto),然後加以吹捧,韓德爾從德國找來的當紅閹伶塞內西諾(Senesino,本名Francesco Bernardi,1680-1750),反倒成為波農西尼的武器,大街小巷的市井小民就算對音樂毫無興趣,也無不談論這位閹伶的魅力,甚至把他當做偉人般崇拜。
為了緩頰白熱化的競爭氣氛,皇家音樂學院商請韓德爾與波農西尼共同創作一部新歌劇,《穆齊歐》(Muzio Scevola,HWV 13)就這麼誕生了,這部歌劇最終由皇家音樂學院的首席大提琴手阿馬迪(Filippo Amadei,1690-1730)負責第一幕,波農西尼寫作第二幕,韓德爾則擔任第三幕收尾,如此類型的集體創作,在當時可是史無前例的,歌劇完成後於1721年4月推出,想當然爾,主角穆齊烏自然由塞內西諾飾演,而韓德爾於同年底推出的《佛洛里丹特》(Floridante,HWV 14)還是由塞內西諾唱主角,搞了半天,他才是這些歌劇的大贏家。
要知道韓德爾的時代,作曲家的地位有時甚至還不如明星歌手,囂張跋扈的歌手常在舞台上為了炫燿自己歌喉而竄改原作,觀眾也很吃這套,這也難怪韓德爾雖然對自己的作品信心滿滿,但仍要靠大牌歌手撐場面。韓德爾為了反擊波農西尼,推出《奧多奈》(Ottone,HWV 15)應戰,並重金禮聘女高音庫佐尼(Francesca Cuzzoni,1696-1778)前來相助,預演時庫佐尼仗著自己名氣不遵照韓德爾指示唱某段詠嘆調,韓德爾回嘴道:「小姐,我清楚知道你是個女魔頭,但我要你知道我是眾魔之王。」當庫佐尼持續耍大牌時,韓德爾抓起她威脅要將他從窗戶丟出去,庫佐尼才屈服。《奧多奈》於1723年1月首演大獲成功,庫佐尼搭配塞內西諾與男低音波斯齊的黃金陣容居功厥偉。
韓德爾在1723年在倫敦布魯克街買一棟房子,並於1727年歸化為英國人。這一年喬治一世駕崩,新國王喬治二世登基(在位1727-1760),韓德爾為加冕典禮寫了幾首頌歌,其中一首《祭司查多克》(Zadok the Priest),成為往後加冕儀式上必然演奏的樂曲。另一方面,韓德爾仍努力經營他的歌劇事業,這段時間他經常以歷史上的英雄人物作為歌劇主題,庫佐尼與塞內西諾的美妙歌聲令韓德爾驚艷,因此為他們量身訂做了《弗拉維奧》(Flavio,HWV 16)、《凱薩大帝》(Giulio Cesare in Egitto,HWV 17)、《帖木兒》(Tamerlano,HWV 18)、《羅德林達》(Rodelinda,HWV 19)、《西比奧》(S
cipione,HWV 20)、《亞歷山大》(Alessandro,HWV 21)、《阿德梅托》(Admeto,HWV 22)、《獅心王理查》(Riccardo Primo,HWV 23)等,這些歌劇幾乎都是拿歷史上的英雄人物來做文章,不過老是講古,觀眾看久了也會膩,此時,危機已逐漸潛伏逼近韓德爾。
水能載舟也能覆舟,曾是韓德爾所倚重的歌手,反倒要成為他事業上的殺手,肇因是次女高音波朵尼(Faustina Bordoni,1697-1781)的加入,原本是為了讓歌劇增色,結果卻演變成庫佐尼與波朵尼在舞台上爭風吃醋,兩位名角在一次演出舞台上大打出手,觀眾也分成兩派加入打鬥,完全不顧作曲家的音樂,當時歌手的跋扈荒謬於此達到頂峰,民眾因而對義大利歌劇與歌手印象大打折扣,加上英國人品味有限,對義大利式歌劇的接受常是人云亦云,並非真心喜愛,這些都使韓德爾的歌劇賣座再度走下坡。
1728年1月29日,蓋伊(John Gay,1685-1732)與佩普希合作推出《乞丐歌劇》,以粗俗淫穢歌詞與英國式敘事歌謠擄獲倫敦人的心,《乞丐歌劇》每晚爆滿長達九個星期,而韓德爾重金禮聘來的歌手們卻乏人問津,儘管韓德爾再推出新戲《西羅》(Siroe,HWV 24)、《托洛梅歐》(Tolomeo,HWV 25),效果也僅僅曇花一現,皇家音樂學院在入不敷出情況下宣告破產解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