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樂胡說

關於部落格
法蘭克與妮妮的生活樂趣天地
  • 9091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韓德爾的歌劇生涯 ~ 新音樂學院

1733年,與國王不合的威爾斯親王成立貴族歌劇院(Opera of the Nobility)跟韓德爾打對台,一方面從那不勒斯延聘最富盛名的聲樂教師波波拉(Niccolo Porpora,1686-1766),另一方面挖走韓德爾倚重的塞內西諾與庫佐尼等歌手,迫使韓德爾另找閹伶卡瑞斯提尼(Giovanni Carestini,藝名Cusanino,1705-1760)替補。同年12月29日,貴族歌劇院推出波波拉的歌劇《拿梭的阿里雅安》(Arianna in Nasso),韓德爾則以類似題材的《克里特島的亞里安納》(Arianna in Creta,HWV 32)應戰,初次短兵相接,雙方各有斬獲,貴族歌劇院不甘示弱,波波拉又於1734年請來名震全歐的法里奈利(Farinelli,本名Carlo Broschi,1705-1782)助陣,一場閹伶大戰於是開打,這段劇情在電影《絕代艷姬》精采呈現。
第二波的短兵相接即將展開,就如電影《絕代艷姬》中所呈現的,韓德爾在法里奈利威脅下承受不小壓力。波波拉於1734年10月推出《雅塔塞爾斯》(Artaserse),有法里奈利、塞內西諾、庫佐尼的大卡司坐鎮,可想而知在英國轟動一時,民眾爭相觀賞,法里奈利待在英國的三年內,《雅塔塞爾斯》演出四十多場,是英國音樂史上一大盛事。
為了對抗法里奈利,韓德爾於1735年1月推出《阿里歐丹特》(Ariodante,HWV 33),由卡瑞斯提尼擔任主角,這是韓德爾最棒的歌劇之一,雖不如《雅塔塞爾斯》那般轟動,但也頗受好評,小小板回一成,但波波拉隨即在2月推出《波利菲摩》(Polifemo),由法里奈利領銜主演,其上演盛況更甚於前一齣劇,就連支持韓德爾的國王也對此劇興致盎然,韓德爾於4月推出《阿爾辛娜》(Alcina,HWV 34)應戰,雖取得小小成功,卻仍不敵法里奈利的魅力,韓德爾還因為此劇,與新聘請來的閹伶卡瑞斯提尼鬧翻,然而就像《絕代艷姬》裡法里奈利所言,韓德爾的音樂將會名垂千史,《阿爾辛娜》反倒成為今日最常上演的歌劇之一。
在這場與貴族歌劇院的對抗中,韓德爾歌劇逐漸擺脫沉重的英雄性格,表現形式上顯得較爲輕快,也不如以前那麽複雜。另一方面,此時新音樂學院的歌手陣容也有很大改變,卡瑞斯提尼離開後,頭牌閹伶是嗓音比女高音還高的康堤(Gioacchino Conti,藝名Gizziello,1714-1761)在韓德爾稍後創作《朱斯堤諾》(Giustino,HWV 37)的同時,女低音聲部的閹伶安尼巴里(Domenico Annibali,1705-1779)到來,新音樂學院同時擁有兩位閹伶,陣容之堅強又激發韓德爾更多創作欲望。
1736年5月,韓德爾為了威爾斯親王的婚禮創作新戲《阿特蘭塔》(Atalanta,HWV 35),這部歌劇在演出結尾時搭配煙火,給當時倫敦帶來話題,因此獲得短暫成功,因此,韓德爾於同年8月寫作的《朱斯堤諾》時,又在劇中加入熊、怪獸、噴火龍等趣味,這部歌劇寫作不久即被擱置,韓德爾轉向創作《阿爾米尼歐》(Arminio,HWV 36),年底再寫作《貝芮妮絲女皇》(Berenice,HWV 38)。
1737年1、2、5月,韓德爾依序推出1736年寫作的《阿爾米尼歐》、《朱斯堤諾》、《貝芮妮絲女皇》,卻全軍覆沒,1737年6月1日,韓德爾終於結束新音樂學院。另一方面,波波拉雖找來法里奈利助陣,但聽眾似乎很快就膩了,就在韓德爾關閉劇院10天後,敵對的貴族歌劇院亦宣告解散,英國的歌劇時代淒涼走入歷史。韓德爾在此打擊下,健康岌岌可危,於是他到德國亞深(Aachen)靜養了幾個月,直到1737年底才回到倫敦面對一堆債權人,此時,合作已久的經紀人海德格再對他伸出援手,不但把國王劇院租借給韓德爾,更付他一千英鎊請他再寫作新歌劇,1738年1月與4月分別推出《法朗蒙多》(Faramondo,HWV 39)與《塞爾斯》(Serse,HWV 40)雖無法再帶起多少漣漪,但《塞爾斯》卻是韓德爾又一齣流芳百世的歌劇,尤其是詠嘆調《懷念的樹蔭》(Ombra mai fu),可謂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1740年與1741年,韓德爾再試著分別推出《伊曼尼歐》(Imeneo,HWV 41)與《戴達米亞》(Deidamia,HWV 42)兩齣歌劇,還是不受歡迎,灰心之餘,韓德爾從此完全放棄歌劇,他幾年來執著於歌劇創作,四十部左右的歌劇,曾為他帶來榮耀,卻也讓他面臨困境,正所謂成也歌劇,敗也歌劇。
綜觀韓德爾的歌劇生涯實在艱苦異常,他自己必須兼任劇院經理與指揮,不停面對歌劇企劃,還有與歌手簽約事宜,每一次的上演都要直接面對現實,也獲多或少得要因應最新潮流變化而設計新的音樂效果,如何與觀眾共鳴是韓德爾所要面對的首要課題,卻導致他比較少時間做內省式的內心戲。另一方面,義大利式的歌劇到底合不合英國人的口味也值得商榷,韓德爾花了太大的苦心在嚴肅歌劇上,這可能就是品味不高的民眾難以接受的主因。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