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樂胡說

關於部落格
法蘭克與妮妮的生活樂趣天地
  • 9091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韋瓦第《聖母悼歌》

其實,我對韋瓦第的《聖母悼歌》是有特別情感的,因為自己第一張擁有的CD就是這個曲目。那時,CD才剛出現,我也跟著進入數位時代,但市面上可以選擇的CD唱片品項並不多,而且大多數都是我已經擁有LP的曲目,我在唱片行挑了老半天,最後選擇由霍格伍德(Christopher Hogwood,1941~)指揮古樂協會(The Academy of Ancient Music),波曼(James Bowman,1941~)擔任假聲男高音(countertenor)的《聖母悼歌》,之所以會做此抉擇,一方面是我從來沒聽過這首樂曲,另一方面是我當時對什麼是countertenor一無知悉,再加上這張天堂鳥(L’oiseau-lyre)發行的CD封面非常典雅,於是就把我的第一次獻給它了。回家之後,因為我就只有這麼一張CD,不聽LP時自然是早也聽晚也聽,可以說是滾瓜爛熟倒背如流,而從這張CD裡,我學習到所謂閹伶、假聲男高音、原樣樂器、聖母悼歌等專有名詞,也逐漸喜歡上原樣樂器的演奏藝術,也迷上了霍格伍德,可惜的是,這張CD不知何時不見了,雖然我後來又買到笛卡(Decca)再版一模一樣內容的CD,但新版本封面設計簡直就像鬼似的慘不忍睹,每次聆聽這張CD,總禁不住緬懷過去天堂鳥唱片封面的典雅氣質。
於是,當我看到國內竟然要演出韋瓦第的《聖母悼歌》,而且又全部是由臺灣人的原樣樂器樂團與假聲男高音擔綱演出,就忍不住想聽聽看。當晚的假聲男高音是李文智先生(Peter Lee),他一開聲就有一股暖流通過我心,當晚的表現方式並不濫情,真摯而自然的演唱適得其所,大致是平穩且令人舒適的詮釋,但我總覺得唱到低音處不夠寬鬆,有點扁掉了,這是雞蛋裡挑骨頭,現場能唱到如此水平已經頗令人感動,我的耳朵大概被過多修飾的唱片錄音寵壞了。
陳藍谷老師所帶領的台灣巴洛克樂團是國內罕見的原樣樂器樂團,就憑他在台灣推廣原樣樂器的努力就很偉大了。事實上,陳老師於1984年剛返國時曾任職輔大音樂系主任,剛好我那時也在輔大鬼混,每逢在校園裡見到陳老師,都覺得他羽扇綸巾,一派儒生風範令我景仰不已,相隔數年不見,沒想到陳老師竟已頂上稀疏,身型亦不復當年英挺,當他上台時,我心中不勝唏噓,然而歲月催人老,自己都已屆中年,又怎能不面對時間摧殘呢。儘管如此,陳老師一拿起小提琴,仍立即生龍活虎了起來,台灣巴洛克樂團除了他與洪千貴、孫小媚等幾位老師級演奏家外,大多數仍是青澀學子,但演奏水平卻還不錯,上半場音調的不準,熱身也不夠,樂團有些參差不齊,下半場則脫胎換骨,改善許多,尤其最後一曲傑米尼亞尼的《佛利亞》(La Follia),陳老師令人激賞的炫技演出,使全場氣氛達到高潮,若是他與洪千貴重奏時的樂句表現方式能夠更加一致就太棒了。
 
回家後,我又拿出霍格伍德與波曼的《聖母悼歌》來聆賞,雖然罐頭音樂的演奏完美度略勝一籌,但現場略帶瑕疵的呈現,卻比較正常且富於人性化,許多人覺得CD比較好聽,因此鮮少聽現場演出,其實適度的參與音樂會,就像平常總是吃速食或泡麵的人,若能偶爾自行烹調一下,即使煮的不好吃,卻能夠享受到烹飪樂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