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樂胡說

關於部落格
法蘭克與妮妮的生活樂趣天地
  • 9053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韓德爾的德文詠嘆調

1724至1727年,韓德爾又陸續採用布洛克斯的德文詩作來譜曲,寫成九首給女高音演唱的義大利歌劇風格詠嘆調,雖然內容並無連貫性,可視為各自獨立的作品,但韓德爾應該是以整套的概念創作。這些曲子在韓德爾生前從未被出版,僅以手抄譜的形式流傳,直到1921年才被整理為《德文詠嘆調》曲集印行,埋沒了近兩百年,韓德爾的九首《德文詠嘆調》總算重見天日。

韓德爾的歌劇中一向充斥著許多燦爛詠嘆調,若被如此刻板印象引導,聽到《德文詠嘆調》就很難驚豔。事實上,這九首小品與韓德爾的歌劇詠嘆調有極大反差,走的完全是樸實風格,這點從每首曲子的開頭歌詞即可感受到:
 
《對未來的無謂憂心》(Künft'ger Zeiten eitler Kummer,HWV 202)
《閃爍的水波》(Das zitternde Gläzen der spielenden Wellen,HWV 203)
《繁花似雪》(Süeβer Blumen Ambraflocken,HWV 204)
《甜美而靜謐》(Süeβe Stille, sanfte Quelle,HWV 205)
《靈魂歌唱吧!讚美上主》(Singe, Seele, Gott zum Preise,HWV 206)
《我靈傾聽所見》(Meine Seele hört im Sehen,HWV 207)
《來自幽暗地穴的你》(Die ihr aus dunklen Grüeften,HWV 208)
《在涼爽的小樹林中》(In den angenehmen Büeschen,HWV 209)
《熱情的玫瑰,點綴大地》(Flammende Rose, Zierde der Erden,HWV 210)
 
看出來了嗎?一如開頭歌詞所示,這9首詠嘆調的內容不是歌詠大自然,就是讚美造物者,因此樂曲旋律大多平和安詳,散發著優雅馨香,乍聽之下或許覺得過於平淡,久聽卻逐漸能夠體會其溫潤光澤,算是耐聽型的音樂,但這種類型的東西通常不會是唱片市場主流,因此錄音仍不多見,我擁有的三個版本中,最早的是柯克比(Emma Kirkby)於1985年與倫敦巴洛克樂團(London Baroque)共同錄製的(EMI),英國女高音柯克比的歌聲清麗,我覺得非常適合這套曲目,而伴奏部分只有一把巴洛克小提琴、一把巴洛克大提琴、與一部大鍵琴,他們以室內樂方式呈現,流露一種輕鬆自然的氛圍,可惜的是,為了配合如此的小編制,有些伴奏的樂器必須稍作改編更動。

接著是蘿絲曼(Dorothea Röschmann)於1998年與柏林古樂學會(Akademie für Alte Musik Berlin)共同錄製的(Harmonia Mundi),德國女高音蘿絲曼以細膩溫暖的音色,加上富於變化的表情,讓樂曲多了點藝術性,柏林古樂學會則展現精準本色,蘿絲曼得以無後顧之憂,可惜部分較為綿長的樂句,迫使她不得不換氣,稍稍影響了音樂的完整性。最後是莉兒(Nuria Rial)於2009年與奧地利巴洛克樂團(Austrian Baroque Company)的錄音(DHM),西班牙女高音莉兒配合樸實的音樂內容,只以乾淨的線條來表現樂曲,然而其甜美的音色,仍讓他的演唱釋放出愉悅魅力,奧地利巴洛克樂團的伴奏表情豐富,相較之下,莉兒則顯得含蓄內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